天才一秒记住【快读屋】地址:kuaiduwu.com

这种感觉林韵最了解不过,估计又是这具身体扛不住她造,要晕过去。

在意识消散的最后一刻,她感受到一个有力的臂膀环抱住她,让她没直接跌倒在地上......

会是萧黎定吗?

*

天边的乌云聚集成一团笼罩在这间残破的茅屋之上,远处竹叶簌簌而动的声响不绝于耳。

林韵躺在床上,听着耳边的水滴声渐渐清晰,她缓缓的睁开双眼,静静的等待着眼睛聚焦的过程。

此处应该是她的潦草小屋,前些日子下雨漏水,自己也懒得找人修,索性一直用水桶接着,今日落了雨,估计又开始漏水了。

“你,好些了吗?”身旁倏然传来一声稚嫩的少年声音。

她下意识转头看去,床头边站着个身着麻布的少年,尽管室内昏黄,她眼中依旧许多模糊,但林韵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少年,是苏默。

“无碍。”说着,她试着借着床边木桩的力直起身来,没成想一动便觉得眼前翻天覆地,晕的她想吐。

妈的,这具身体未免也太弱了吧,放现代,跑个八百米估计都得晕上他三天三夜。

林韵保持着原先的动作没敢乱动,缓了一会,蓦的,手臂上附上一层薄力,小心翼翼的让她向后挪动,靠在了椅背上。

“你不舒服,就不要乱动。”小孩子置气似的说着。

“大夫说你气血不足,又加上近来日夜操劳,郁结成疾才晕倒的。”苏默顿了顿,“你,这......”林韵此时终于缓了过来,抬眼看着眼前少年要说不说,还莫名生了一股子闷气的样子实在是好笑。

这半个月小崽子时不时在自己面前晃悠,事情多的时候跟着忙前忙后,做事情倒是利落的很。

林韵看着这少年实在是瘦的不成样子,夜里时常偷偷给他加一顿夜宵,刚开始看那饭的眼神生怕自己给他下毒,吃起来倒颇有一副死而后已的壮烈神情,再到后来,逐渐发展到这崽子比她到厨房的时间都准时,夜夜吃的比谁都香。

林韵也发现,这小崽子看她的眼神也不像初见那日冰冷,有时闲着无聊的时候,他也是乐意答话。

“嗯?”

她泛白的嘴唇浅浅勾起,语气颇为奸佞的开口道:

“哟,小兔崽子可是心疼我了?”

“不准叫我小兔崽子!”少年一火未熄一火又着,眼看两个眉毛都快要翘上天了。

林韵看着这一点就着的少年,连日来的郁结也化散了大半,嘴角的笑意也愈来愈深,“行,”她尾音拖长,无奈的应着。

“那,小苏苏?”苏默觉得方才林韵那一顿,嘴里绝对吐不出什么能听的称呼。

他索性离了身,不打算在和病人纠缠,见天色昏暗,抬手将桌子上的烛台点上。

刹那间,屋内被这抹光亮照明,他倒了一杯热茶,转身要端给床上坐着的人。

“你......”倏然,对上了黑夜中那双澄澈明亮的双眸,少年不自觉的转了视线,嘴里冷冰冰的吐出来两个字,“喝水。”

“嘿小子,正好我口渴,”林韵整个胳膊使劲了力气也没够到那少年手中的水杯,看着面前呆子少年,语气中多了丝笑意,开口时一股子长辈调调,“小苏苏,你拿近些,这么远我也够不着啊。”

苏默有时候觉得这人厚颜无耻的可怕,不过碍于这些日子吃了他做的那么多饭,而且......他人也不错,只能耐着性子往前走了一步。

“哎,这样就对了嘛!”闻言,苏默看着床上坐着的人将头探过来,顺着自己手举着的弧度俯下头去喝,隐约中他还能听到身前人喝水的咕嘟声。

苏默手上拿的稳,床上人低头喝水时,脖颈处全然坦露在眼前,不知为何他没由来的咽了口唾沫。

这人瘦的可怕,全然没有一丝男子气概,看身姿还有几分女子的柔弱模样。

要是遇到危险,估计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。

思索间,身前人已经解了渴,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又倚在了椅背上,开口时也不像方才刚醒来时虚弱,“小苏苏今日表现这么乖,要不晚上给你做黄焖鸡?”

苏默适时收回了视线,思索时手掌不自觉攥紧起来,转身将茶杯放下时才反应过来终于松开,闻言答道,“不吃,今日不饿”。

原本他是想说,要是他半夜晕倒在厨房他还要把人辛辛苦苦抬回来,可方要开口,觉得太过于伤人自尊,于是便大发慈悲的转了换了句。

“行吧."林韵看着少年的表情,倍感欣慰,知道是这少年心疼自己才这么说的,于是她决定等她好了要给这可怜小崽子做红烧排骨,黄焖鸡,酸辣鱼,锅包肉......

正回想着菜品,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,“哎对了,小苏苏,今日是你把我抬回来的吗?”林韵歪了歪头,盯着阴影下少年的脸。

“爱卿,”林韵被这一声吸引了目光,没对上少年那双略有些失望的眼神。

“嘶,”她抬了抬手,示意苏默上前来将她扶起,谁知这萧黎定先天优势实在是显著,还没等苏默将她搀扶起来,人就走到了自己身前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《咸鱼穿越古代后逆袭女丞相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快读屋kuaiduwu.com,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夫君的秘密

夫君的秘密

韫枝
(sc,he,日更。下本《明月痣》or《娇生豢养》).嫁入沈家一旬,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。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、稳重有礼的丈夫,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。闺阁之中,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,望向她时,处处......
言情连载18万字
坠落

坠落

甜醋鱼
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,周挽内向默然,陆西骁张扬难驯。两人天差地别,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。谁都没有想到,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。接着,流言又换了一种——陆西骁这样的人,女友一个接一个换,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,不过一时新鲜,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。后来果然,周挽转学离开,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。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。直到那晚酒醉,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,被挂断又重拨,直到周挽终于接起。她没
言情全本62万字
早春晴朗

早春晴朗

姑娘别哭
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:平凡、乖巧、听话、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,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,后来,她像太阳一样发光,灼人、明亮,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,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,张口成云烟:“尚之桃,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?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。”
言情连载68万字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MM豆
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《庶子风流》的科举文中,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。原文中:男主裴少津是庶出,但天资聪慧,勤奋好学,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,摘得进士科状元,风光无两。反观嫡长孙裴少淮,风流成性,恣意挥霍,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,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。面对无语的剧本,裴少淮:???弟弟他性格好,学识好,气运好,为人正直,为何要嫉妒他?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,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,参加科考,共复
言情全本147万字
重欢

重欢

简小酌
【正文即将完结】婚后第四年,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。他先进京安置,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。到了王府顾璎发现,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,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。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,却被处处打压。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,她选择了和离。***天子膝下空虚,太后抱孙心切,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。回宫路上突降暴雨,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。有人叩门借宿,隔着雨帘,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
言情连载36万字
大国崛起1980

大国崛起1980

大江流
【安利完结文《大国制造1980》】【每晚9点更新】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,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。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《锅炉》上,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,设计落后,水平低劣,质量堪忧,服务差劲,在业内成了著名“臭老鼠”!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:谁能解决问题,谁来当厂长!许如意:我能啊。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: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?从臭老鼠成为
言情连载3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