钟鸣飞快地扇了两下扇子,似乎想把有关“气味”的话题扇过去。

耿勋见势不妙,赶紧拍掉了宁爻那不知死活上下翻飞的花手,紧接着对面前的钟鸣扬起一个灿烂又讨好的笑脸:“没有!没人遇到难处。就是我们兄弟几个打算找个地方吃饭呢,员工食堂吃腻了,出来打打牙祭,钟行长见笑了。”

“他可不是你兄弟,你在这船上认识几个人我可全都知道的,耿队长”钟鸣的扇子微微展开一点弧度,轻巧地遮住自己的鼻尖和说话的嘴唇,令人不得不将视线集中在她漂亮的眼睛上。

耿勋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。

即便钟鸣并没有特意施加什么压力,耿勋依然被这双眼睛盯得额头直冒冷汗,再也没法轻易地随口说谎。

“新……新认识的兄弟,也是兄弟。”耿勋暗暗掐了把自己的大腿,强撑着把话圆了回来。

钟鸣没再纠结耿勋的话,而是歪着头,将目光投向宁爻:“有人要找船长?”

“没人要找船长!”

耿勋抢答,却被钟鸣的羽毛扇轻轻一点,直接杵退到两米开外。

一旁围观的鲁毅,原本几乎是贴着耿勋的站位,却都根本来不及伸出手扶住自己队长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耿勋向后滑了出去。

“队长!”鲁毅叫喊起来,拳头立马就硬了。

“没事!我没事,鲁毅你冷静一点。”耿勋捂着自己刚刚被羽毛折扇杵过的胸口,赶紧开口安抚自家容易冲动的小弟。

万一一个没拉住,让他撞上了钟鸣的晦气,区区乘警队长可没能力保下他。

耿勋从宁爻身前被瞬间推开几米,宁爻却是连头都没有回一下,只定定地与钟鸣对望。

“我听说,有人要找船长?”钟鸣再次问道,只是这次,她的面前只剩下一个被提问的人。

宁爻依然气定神闲,点头道:“是的,你能带我见船长?”

钟鸣得意地晃晃扇子:“自然是可以。只不过我这人生性凉薄,从不助人为乐,也不爱做那赔本的买卖——所以你能为你的需求,支付出什么呢?”

宁爻伸手,很自来熟地帮钟鸣收好了扇子:“凉薄就别扇了,仔细感冒。”

钟鸣眼巴巴地看着宁爻的动作,直到扇子合拢了羽毛放回到她手上,她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“哈哈哈我算是知道他那莫名其妙的幽默是从哪里来的了。”

“谁?”宁爻很配合地眨眨眼“谁还有我这么天赋异禀的幽默感?”

钟鸣把扇子收回随身的手袋里:“曼颐,准确来说是来自你们轸星市,跟着你上船的那个曼颐呀”

“你这措辞可有意思”宁爻打着哈哈“说得好像有好多个曼颐似的。”

“你已经见过了,不是么?”钟鸣眺望海面,意有所指。

宁爻眯着眼,没有说话,也没随着钟鸣的目光而移走视线,只是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她。

“哎呀呀这么深情的视线我可是好久都没感受过了,看来宁先生有很多私人的话题想与我密聊,恰巧我现在很有空闲,又恰巧前面有一栋我名下的楼呢”钟鸣娇笑。

“那敢情好!”宁爻一拍巴掌。

耿勋捏捏拳头,还想说些什么,被搀扶自己的鲁毅拉住了。

鲁毅:“队长,算了,我看宁大师是个有主意的人。”

耿勋松开拳头,自嘲地笑了笑:“也是……他这人主意大的很,从头到尾,都没听过我一句劝。”

“不跟你的兄弟们告个别?”钟鸣扫了耿勋一眼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快读屋【kuaiduwu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请勿遵守规则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喜水木
文案: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,取了个女生的名字,留着长发,就连那张脸,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。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,花期越长,死气就越重。终于,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,让他......
言情连载28万字
重欢

重欢

简小酌
【正文即将完结】婚后第四年,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。他先进京安置,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。到了王府顾璎发现,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,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。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,却被处处打压。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,她选择了和离。***天子膝下空虚,太后抱孙心切,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。回宫路上突降暴雨,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。有人叩门借宿,隔着雨帘,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
言情连载36万字
升温

升温

咬春饼
【文案1】22岁时,所有人都劝付佳希,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。她搭了,结了婚,还给他生了个孩子。27岁时,所有人仍劝她,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,还离什么婚?蠢?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,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——“岳总,这五年的辛苦费,您拿稳了!”【文案2】岳家祖母信佛,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:“我之夫妇,譬如飞鸟,暮栖高树,同共止宿”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,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。与付佳希分开后,才恍然记起
言情连载39万字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春生夏合
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,戾气深重,又有克妻之名,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,人人避之不及。之后遭人陷害,流放北疆,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,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。两人相互扶持,情愫暗生。等他杀回国都,登临帝位,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,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,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。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。新帝抱着尸体,一夜白发。重活一次,他决定好好爱他,弥补遗憾。
言情连载99万字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神仙老虎
宋景辰不想做权臣,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。于是——宋景辰日常:哥哥救我。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——爹爹救我。后来,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:春衫倚风横玉箫,作天海风涛之曲,吹幽忆怨断之音,吹皱满池春水。公子如玉。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——宋景辰出没,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:不准再闹,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。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
言情连载48万字
军营小食堂

军营小食堂

遇罗
预收《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》求收~——正文已完结,番外日更中——本文文案: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,成了一个女扮男装、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。作为女主的对照组,原身干啥啥不行,天天挨骂受饿,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,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。穿书后,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,但江婷选择躺平。什么建功立业,光宗耀祖,封官加爵,名垂青史,她都不感兴趣。伪装之下,她手不能提,肩不能扛,偷懒耍滑,叫苦连天,最后被无情
言情连载77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