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衍把铜壶放在桌上,铜壶很沉,一落桌,壶里的液体左右翻滚冲撞着四周,发出咣啷一阵响。

苏玥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,只把桌中心盖着的茶杯拿过翻过来,急着去握茶壶把。

铜壶上的半弧形把很烫,苏玥反射性地收回手,被烫得发出尖锐的叫声。

她不可思议地看着陆衍,他面无表情。

他是铁手吗,拎着这么个烫手玩意。

陆衍瞥了她一眼,没什么语气,“手指捏着耳垂就不烫了。”

苏玥照做,右手捏着耳垂,手指上的温度果然就这么消散了,惊喜之色浮上面容,她带了点崇拜地望向陆衍,他唇线抿直,淡淡瞥了她一眼。

“那你怎么不觉得烫哇。”苏玥问,“莫非你们习武之人还练了什么铁砂掌?”

陆衍撇了撇嘴角,把一块沾湿的毛巾扔在桌上,毛巾一开始蘸着凉水,现在变得滚烫,向上冒着蒸腾的热气。

“跟那小子玩得很开心。”陆衍说得漫不经心,“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下棋。”

这才一会功夫,就和刚认识的书生这么熟络。

是算她有魅力,还是算她有本事。

“你又没问我。”

苏玥撅着嘴,拿过毛巾垫在茶壶把上,铜壶很沉,她几乎站起来离了板凳,才顺利倒出水。

细细的壶嘴流出了有弧线的水流,杯子被倒得很慢,冒着热气,苏玥吹了吹,刚要把杯子送到嘴里,被陆衍一把夺过,她的嘴唇猛地磕到了他手背。

陆衍没注意,他晃了晃杯子,向后一抛,倒掉涮过的水,重新又倒了一杯放到她面前。

牙齿磕到了唇瓣,苏玥疼得冒出生理性泪水,一丝血迹沿着嘴唇流出,鲜红的液体像是花瓣汁液,在粉色的唇瓣上冒出。

她微张着嘴,凉气吸进,口腔内发干,她的眼神有点无措,眸子泛着水光,恍惚得像是迷失的小鹿,不知道猎人的箭会从哪里射出来。

她嘴唇上的血迹滑过下巴,陆衍望见,有点烦躁地嘶了声。

“真麻烦。”

苏玥听他这么一说,鼻腔一酸,气得扭过头,但头还未扭过去下巴就被他的手指钳住,强硬地带着她把头转过来。

陆衍挪近了点,坐得更靠近。

他低下头仔细看了看她唇瓣上的情况,她的上唇内侧有道小口,小拇指甲这么长,裂缝里不断渗出血渍。

苏玥只觉得他的拇指指腹很粗糙,翻着她的上唇,又左右擦了擦,她一时没控制,口腔里盈出来口水,顺着嘴角滴落在他的虎口上。

她尴尬地往后仰头,想挣脱他手掌的控制,他就这么掰着她的嘴,让她一句话都说不了。

苏玥面朝上望着屋顶,眼白无语地直翻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升温

升温

咬春饼
【文案1】22岁时,所有人都劝付佳希,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。她搭了,结了婚,还给他生了个孩子。27岁时,所有人仍劝她,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,还离什么婚?蠢?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,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——“岳总,这五年的辛苦费,您拿稳了!”【文案2】岳家祖母信佛,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:“我之夫妇,譬如飞鸟,暮栖高树,同共止宿”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,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。与付佳希分开后,才恍然记起
言情连载39万字
我跟他不熟

我跟他不熟

笑佳人
高三开学前夕,小区超市。陆津转过货架,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,雪肤樱唇,眉眼认真。狭窄幽暗的空间,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。后来,同桌悄悄问何叶:“你跟陆津在一起了?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。”何叶:“没有,我跟他都不怎么熟。”再后来,同事找她八卦:“你跟组长一个高中?那以前认识吗?”何叶:“……认识,就是不太熟。”她刻意省略掉,高考后的那年暑假,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。·先校园再都市,清新日常
言情连载42万字
军营小食堂

军营小食堂

遇罗
预收《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》求收~——正文已完结,番外日更中——本文文案: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,成了一个女扮男装、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。作为女主的对照组,原身干啥啥不行,天天挨骂受饿,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,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。穿书后,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,但江婷选择躺平。什么建功立业,光宗耀祖,封官加爵,名垂青史,她都不感兴趣。伪装之下,她手不能提,肩不能扛,偷懒耍滑,叫苦连天,最后被无情
言情连载77万字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忘书
专栏预收《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》求戳嗷呜~◆【收尾中】【世界五可宰】【18点更新】稚乔刚破壳,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。“你要让反派爱惨你……救命!哪来的婴儿工?!!”在系统一连串的“完了死定了”尖叫中,小稚乔粘上蛋壳,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,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……的腚下。疯批影帝(嘲弄):新型幻觉?病娇厂公(眯眼):暗算本座?魔化仙尊(冷笑):外置金丹?……蛋壳再次破开,露出里面粉雕玉
言情连载59万字
初为人夫

初为人夫

上官赏花
【下本预定《极限接触》|微博@上官赏花】【18点日更|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】好消息,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。坏消息,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。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,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,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——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,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。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,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……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,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,又闭嘴了。本以为开学
言情连载36万字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MM豆
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《庶子风流》的科举文中,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。原文中:男主裴少津是庶出,但天资聪慧,勤奋好学,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,摘得进士科状元,风光无两。反观嫡长孙裴少淮,风流成性,恣意挥霍,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,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。面对无语的剧本,裴少淮:???弟弟他性格好,学识好,气运好,为人正直,为何要嫉妒他?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,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,参加科考,共复
言情全本147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