艾猫儿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快读屋kuaiduwu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星光日月流转,许是鸟怪的痴情感动了上天,清晨的空中布满厚重阴云,云层极低几乎压住了高楼,让人透不过气来。

鱼漫舞刚把车停好,就见龙迦遇从车上下来,他一如往常那般云淡风轻,似乎昨晚的事并没有对他造成影响。

可对她来说,昨晚的一切犹如一场幻梦,前半夜她还在单独和龙迦遇吃晚餐看烟花,后半夜却看到了怪物和火焰地狱。

尤其是她记得,他让自己叫他的名字。

鱼漫舞本想等龙迦遇先离开,可他站在车旁并不急着离开,手上拎着一个袋子,似乎在等什么人,而且极有耐心。

眼见快要迟到了,鱼漫舞只好无奈下车,微笑着同他打招呼。

“早上好,龙先生。”

龙迦遇穿着白色风衣站在路旁,即便天气阴沉,可他整个人温暖而明亮。他转过头朝她勾唇浅笑,扬起细微的弧度,自然疏离。

“早,我在等你。”

鱼漫舞有些诧异,“等我?”

“是。”

两人脚下未停,龙迦遇转身与她并肩而行,并将手中的袋子递给她,“给你的。”

她疑惑地看了一眼袋子,迟疑片刻还是接了过去,“这是什么?”

“你可以打开看看。”

鱼漫舞边走边打开袋子,里面装着一个塑料盒子,她将透明盒子提了出来,发现里面装了一只小乌龟。

“乌龟?”她拎着装乌龟的盒子打量一眼,转头问龙迦遇,“龙先生为什么送我乌龟?”

他稍加思索,说出了一个让鱼漫舞费解的理由,“我听说有一个龟兔赛跑的故事,而你很像一只兔子。”

龟兔赛跑的寓言故事几乎是童叟皆知,而这是他第二次说她像兔子,只是她依旧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。

“龙先生送我乌龟,是害怕我像兔子一样怠惰吗?”

两人走在林间小路里,银杏林中一片已是金黄,落叶在地上铺就金色地毯,几片扇叶般的叶子缓慢飘落到路面。氛围静谧怡人,偶有落叶从两人面前飘过。

他略微皱眉,似乎有些不知如何去解释,“其实和那个故事的内涵无关。”

鱼漫舞更加不解,便继续追问:“可是我不明白,龙先生为……”

龙迦遇转而轻笑着打断她:“是龙迦遇。”

鱼漫舞明显一愣,明白他不想自己再追问下去,于是她选择了沉默。

两人路上无话,一同走进了博物馆,上二楼时龙迦遇再次开口,“对了,陆勉帮我做了一个出行计划,请帮我转告他来我办公室讲解一下。”

“好的,我会转告他的。”

此时二人上了二楼,龙迦遇没再说什么,和鱼漫舞各自进了自己的办公室。鱼漫舞走进办公室时,陆勉早已经到了,正坐在桌前认真盯着电脑屏幕。

鱼漫舞向他问好:“早!”

陆勉目不斜视,含糊着应了一声,“早……”

鱼漫舞坐回自己办公桌前,看了一眼对面的陆勉,并转告他:“对了,龙先生让你去给他讲解一下出行计划。”

“嗯,我正在检查。马上过去。”

很快陆勉就检查了一遍出行计划,他站起来走到鱼漫舞桌前,而鱼漫舞正醉心工作没有察觉到他过来。他伸出手敲了敲桌面,笑着看着鱼漫舞,“走吧。”

鱼漫舞不解抬头,“去哪儿?”

“当然是龙迦遇办公室,跟我一起把计划讲解一遍。”

鱼漫舞闻言错愕不已,瞪大了眼睛反问:“我去干什么?关于那个出行计划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“正好,你去了听我讲一遍就明白了,走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鱼漫舞撇了撇嘴,不知道该说什么来拒绝,最终还是被陆勉拉去了龙迦遇的办公室。

陆勉将他为龙迦遇制定的出行计划进行了讲解,前后大约半个月的行程。要先前往中洲草原,然后再去江北的雪原。

待陆勉讲解完后,询问龙迦遇的意见,“老妖精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龙迦遇微微点头,“就按你的计划来吧。”

“好。”陆勉应了一声转而露出为难的神情,“不过我可能跟不完整个行程,两周后我有一台心脏手术要做。”

“所以这次行程我想让鱼小舞陪同,等我走后,好让她代替我做后续行程的工作。”

陆勉说完看向鱼漫舞,而她也正看着他,神情诧异而费解,他又肯定似的说:“我相信她能够做好的。”

听完鱼漫舞深吸一口气,深知这项工作自己已经没办法推辞了,“那行程中我需要做什么呢?”

陆勉看她一眼,“你什么都不用特意去做,这次行程你就当度假放松就好。”

她皱起了眉,搞不懂陆勉到底葫芦里面卖的什么,反问道:“不是工作行程吗?”

陆勉沉思着,犹疑地开了口:“算是半工作行程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春生夏合
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,戾气深重,又有克妻之名,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,人人避之不及。之后遭人陷害,流放北疆,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,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。两人相互扶持,情愫暗生。等他杀回国都,登临帝位,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,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,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。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。新帝抱着尸体,一夜白发。重活一次,他决定好好爱他,弥补遗憾。
言情连载99万字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梦筱二
正文完结,番外更新中。【女主版文案】: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,卫莱被前男友甩了、豪门梦破碎后,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。那天,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,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,没想到前男友也在。她一个小角色,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。席间,前男友敬她酒:“恭喜,听说又有新恋情了。”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,新交的男友是谁。“哪个京圈大佬?”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,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。她随意说
言情连载38万字
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

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

丹青落
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,肥章掉落,谢谢大家的支持~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,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。他一回家,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,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,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......
言情全本23万字
千山青黛

千山青黛

蓬莱客
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,紫陌花重,天色将昏,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,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,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。……背景架空唐朝。中午12点更新。有点存稿,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,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,见谅。4.8周六入V。
言情连载83万字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络缤
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,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,这下有热闹看了!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,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,现在不得闹翻天。结果大家等啊等,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。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,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天天笑眯眯的,端着茶缸子,到处晃荡。只要有热闹的地方,一定能看到她。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,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,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,成天不着家。“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
言情连载47万字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忘书
专栏预收《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》求戳嗷呜~◆【收尾中】【世界五可宰】【18点更新】稚乔刚破壳,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。“你要让反派爱惨你……救命!哪来的婴儿工?!!”在系统一连串的“完了死定了”尖叫中,小稚乔粘上蛋壳,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,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……的腚下。疯批影帝(嘲弄):新型幻觉?病娇厂公(眯眼):暗算本座?魔化仙尊(冷笑):外置金丹?……蛋壳再次破开,露出里面粉雕玉
言情连载59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