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话一出,却见赵拾夏一愣,问道,“阿橘你为什么这样说?”

萧衍当然不能直说自己就是摄政王,想了想,答道,“没有男子进过摄政王的寝殿。”

——犹记得上回他不小心说话的时候,她正是如此问那只小狸花猫的。

如此,她总不会怀疑了吧?

哪知却见她砸了咂嘴,“或许是府里没有合他心意的呢!”

什么???

萧衍简直要气炸,这丫头到他身边也有几日了,难道还是如此想!!!

正欲再说些什么,却听她忽然咦了一声,道,“阿橘,原来你什么都知道,从前怎么都不说话呢?”

萧衍余怒未消,只道,“不想说。”

反正对这笨丫头说了也没用。

却见赵拾夏嘿了一声,“不想说?你还挺高冷!对了,我正好要问你呢,我今儿可看见你在街上蹭别人的腿了,怎么别人都能摸你,我抱抱你就跑?这么吃里扒外的吗?”

萧衍一顿,她说今日看见这只橘猫在大街上?

显然她不可能出王府,那是如何看见的?

……难道她有千里眼?

总觉得不太可能,他于是又问道,“你如何看见的?”

却见她得意道,“你是我的猫,我当然能看见了,所以你要小心哦,要是再见了我跟见了鬼似的跑,出去却跟别人卖萌,小心我赶你出去,不给你饭吃。”

这当然不是她的真实答案,然没等萧衍再问,赵拾夏却一把将他抱了起来,□□了两把。

霎时间,浑身犹如过电般酥麻,萧衍忽然记起那夜洗澡的事……

……如果叫她多摸这猫身几回,他是否也会恢复触觉?

这样想着,他便开口道,“再摸两下。”

赵拾夏怀疑自己听错了,道,“你说什么?”

萧衍,“……”

耳力不好么?

他悄悄咳了咳,又道,“再摸几下。”

……未准她摸得越多,对他恢复触觉越有帮助。

听了清楚的赵拾夏十分惊喜,阿橘从前一撸就跑,现在却叫再摸两下???

嘿,这是真的转性了!

她于是又使劲撸了好几把,还顺便挠挠猫耳猫下巴。

萧衍默默承受,又忍不住将下巴抬起,好叫她多挠几下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我跟他不熟

我跟他不熟

笑佳人
高三开学前夕,小区超市。陆津转过货架,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,雪肤樱唇,眉眼认真。狭窄幽暗的空间,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。后来,同桌悄悄问何叶:“你跟陆津在一起了?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。”何叶:“没有,我跟他都不怎么熟。”再后来,同事找她八卦:“你跟组长一个高中?那以前认识吗?”何叶:“……认识,就是不太熟。”她刻意省略掉,高考后的那年暑假,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。·先校园再都市,清新日常
言情连载42万字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喜水木
文案: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,取了个女生的名字,留着长发,就连那张脸,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。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,花期越长,死气就越重。终于,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,让他......
言情连载28万字
医汉

医汉

春溪笛晓
霍善从小没爹没娘,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,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。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,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——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。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《伤寒杂病论》。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《千金方》。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《本草纲目》。霍善:???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???数月后,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,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
言情连载71万字
似婚

似婚

今雾
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,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,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。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:真这么喜欢?林予墨不以为意回:还可以吧,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。没想到,她看上人......
言情连载6万字
千山青黛

千山青黛

蓬莱客
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,紫陌花重,天色将昏,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,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,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。……背景架空唐朝。中午12点更新。有点存稿,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,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,见谅。4.8周六入V。
言情连载83万字
封神:开局一个凤凰分身

封神:开局一个凤凰分身

想静静的顿河
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,面对这个大劫将至,九死无生的局面,凡人毫无反抗之力......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。什么“天降玄鸟”什么“凤鸣岐山”,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!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?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?回去等死吧!
言情连载27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