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一秒记住【快读屋】地址:kuaiduwu.com

钟毓刚走,维持表象的平和就被打破了。

蔡仪中眼神极具攻击力的看向方浩,他直言道:

“二位也算是专业领域内的翘楚了,但凡事讲究个先来后到,该讲的规矩咱们总不好破坏了,你们说呢?”

于建设满不在乎的龇着牙乐,他痞里痞气道:

“来的时候院长也没说让我们守什么规矩啊,难不成这医院是你说了算?”

蔡仪中面色不愉道:

“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可没这么说,院长不在这里,咱们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。”

方浩走上前拍拍于建设的肩,示意他别闹事,而后客气道:

“蔡医师来的比我们早,在这医院也算是前辈了,我们若有做不到位的地方你不妨直说。”

他这话说的敞亮又大方,主动忽略了蔡仪中的不友好。

蔡仪中早知晓他不简单,倒也并未怵他,他声音沉稳道:

“这次两台手术同时进行,出结果后我希望落下风的在以后工作中能自觉退让。”

方浩眼神微眯,收起笑容道:

“一次手术不能代表什么,在常规工作中我们也并未妨碍到你,依照你这意思,我跟于哥岂不是只能坐办公室喝茶聊天了。”

蔡仪中抿了抿嘴唇,一脸平静道:

“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,何必故意曲解。”

于建设双手抱胸,吊儿郎当道:“我们哪知道你什么意思,院长请我们过来,是要我们给患者解决病症替她分担工作压力的,你倒做主让我们吃空饷了。”

蔡仪中有些恼怒,“随你们怎么想,别事事跟我们争就行,若是吃相太难看别怪我不讲情面。”

于建设好笑的摇摇头,他无所谓道:

“也不知道是谁吃相难看,你有那闲心还是管好自己吧,除了院长没人有资格对我们指手画脚,真想装腔作势,等你当了科室主任了再来说。”

他说罢拉着方浩就往外走,方浩礼貌的与他们点头道别,然后跟着于建设一道出去了。

郭鹏飞一直没帮腔,待他们走后,蔡仪中不大高兴道:

“你怎么回事,方才也不知道跟我统一战线。”

郭鹏飞沉吟片刻道:“那两人看着不像是挑事的,院长不招他们也会有别人,你应该豁达点。”

蔡仪中不可思议的瞪着他,声音严厉道:“难不成你想被他们排挤到边缘去吗?他俩可不是省油的灯,以后院长要是重用他们,你想过自己的处境吗?”

郭鹏飞对钟毓的为人足够了解,他笃定道:

“只要我们踏实工作,始终保持高标准的专业水平,我相信院长不会让我们坐冷板凳的,所以你也不用那么焦躁紧张。”

蔡仪中深呼一口气,压抑着怒火道:“行吧,你通透豁达不求名利,我达不到你这么高的境界,你只要答应我别跟他们走近,全心全力协助我夺取主任职位就可以了,能做到吗?”

或许是郭鹏飞家境足够优越,所以他对专业的追求反而更纯粹些,蔡仪中本就是功利心较重的人,两人之间关系尚可,郭鹏飞自然是向着他的。

他郑重承诺道:“你放心吧,我会全力以赴辅助你,你有时间好好想想手术方案,咱们这些老人总不能输给新人。”

不刻意与他们争锋相对,但也不能落于下风,这就是郭鹏飞的态度,男人有点好胜心也是正常的。

钟毓回到办公室后还有事情要处理,她虽不用每天接诊,却也是有很多杂事要处理的。

她刚处理完一份文件,储建文就笑嘻嘻的站在门口故意敲门。

钟毓抬头看了她一眼,好笑道:“你这会儿没事可干吗?来找我干嘛?”

储建文自来熟的走进办公室然后把门关上,拉着椅子坐她对面,没骨头似的趴在办公桌上,抱怨道:“你啥时候再请个麻醉师回来啊,我一个人太忙了~”

钟毓瞥了她一眼,凉凉道:“我看你一个人挺清闲啊,还有空找我聊天,哪里忙了?”

储建文耍赖道:“你要是不再请个人回来,小心我给你撂挑子。”

钟毓才不惯着她,笑着道:

“你要是敢撂挑子,我就去你家里抓人,反正你现在是我的员工,我有权利管着你。”

储建文哀嚎一声,夸张的喊道:“周扒皮都没你这么会压榨人吧,我还年轻不想未老先衰,你总得为我的身体考虑一下吧。”

钟毓才不信她的鬼话呢,她将文件整理好,漫不经心道:

“我可没你说的那么夸张,招聘信息已经发出去了,麻醉师确实还得招个回来,到时候你工作量减少,工资相对也会减少,你可不要后悔。”

储建文翻着白眼道:“你以为我是蔡仪中么,我可是巴不得有人给我分担工作量的。”

钟毓脸上笑容淡了下去,她开口道:“蔡仪中做的很出格吗?你怎么这么说他?”

储建文坐直身体道:“你看不出来他很排斥方浩他们吗?平时有工作上的接触时,他可没给过方浩他们好脸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《钟医师的九零年代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快读屋kuaiduwu.com,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络缤
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,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,这下有热闹看了!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,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,现在不得闹翻天。结果大家等啊等,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。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,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天天笑眯眯的,端着茶缸子,到处晃荡。只要有热闹的地方,一定能看到她。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,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,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,成天不着家。“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
言情连载47万字
姜芙

姜芙

鹿燃
正文完结,修文,番外中......古言《凡心动》求预收,文案最下————本文文案——————【原名《宦妻姜芙》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,所以改了】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,不受重视,处处仰人鼻息。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,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,这辈子栽的彻底。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,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。婚后,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,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
言情连载48万字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忘书
专栏预收《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》求戳嗷呜~◆【收尾中】【世界五可宰】【18点更新】稚乔刚破壳,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。“你要让反派爱惨你……救命!哪来的婴儿工?!!”在系统一连串的“完了死定了”尖叫中,小稚乔粘上蛋壳,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,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……的腚下。疯批影帝(嘲弄):新型幻觉?病娇厂公(眯眼):暗算本座?魔化仙尊(冷笑):外置金丹?……蛋壳再次破开,露出里面粉雕玉
言情连载59万字
闪婚后把老公忘了

闪婚后把老公忘了

惜晞
(本文这周三入v,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,谢谢~)那天,黎枫夜班,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,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,高强度的工作,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。临下班前,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......
言情连载9万字
早春晴朗

早春晴朗

姑娘别哭
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:平凡、乖巧、听话、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,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,后来,她像太阳一样发光,灼人、明亮,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,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,张口成云烟:“尚之桃,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?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。”
言情连载68万字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MM豆
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《庶子风流》的科举文中,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。原文中:男主裴少津是庶出,但天资聪慧,勤奋好学,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,摘得进士科状元,风光无两。反观嫡长孙裴少淮,风流成性,恣意挥霍,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,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。面对无语的剧本,裴少淮:???弟弟他性格好,学识好,气运好,为人正直,为何要嫉妒他?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,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,参加科考,共复
言情全本147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