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无月明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快读屋kuaiduwu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“神主?”左思思有些惊讶,会是清奕吗?

欧阳祇点点头,“据那薛笛所述的经过,似乎是先花神主的子嗣回到了花神族,又取回了花神神力,现如今已是正儿八经的神主了。但这位神主为了避免招摇,所以将行踪全部掩藏了起来,因此此时除了花神主的几位心腹外,外界均不知道花神主已经回来了。”

左思思垂着头想了想,如此说来确实有可能是清奕,可也不能排除是有人在其中钻空子,反正也没人看见过程,谁晓得对方到底是不是真花神之子?

不过正巧明日她就要去花神族找夙芫,到时顺便去神殿瞧瞧好了。

欧阳祇看她走神,问道:“怎么了?还在想明日去花神族之事?放心吧,有我在,不会有问题的,正巧现在花神族那边与我们的关系有所松动,一切都会很顺利的。”

他抽出左思思手中的书,“时间不早了,先去睡觉吧。”

左思思应了一声,“你也早些休息。”

说罢,她起身离开正殿,往卧房走去。

望着她离开的背影,欧阳祇有一瞬失神……

他眸中的光亮渐渐黯淡,一年了,他尝试了无数种方式,依旧没能改变他在左思思心中的位置。

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似从前那般疏远,却也仅止步在朋友的界线,他知道,能换得今日的结果,皆是因为他曾在左思思面前保证过,会慢慢放下对她的感情……可那延续了数千年的情感,怎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放下……

越靠近左思思,欧阳祇越是贪念这种滋味,他曾无数次想过,其实维持着这样的关系也很好,他们一起住在一间宫殿里,哪怕没有任何过界之举,也足够了。

可这样的满足,每次都会在见到清奕时破碎,清奕能得到左思思的喜欢、能被左思思牵挂,他为什么不行呢?他觉得自己并不比清奕差,清奕不过是个鹤玄仙宗修炼的小仙,而他好歹与左思思同是古神族之人。

因此当初知晓左思思在垣亘山与清奕朝夕相处后,他心中很是不平……凭什么他无法得到的东西,却能被对方轻而易举获得?

古神族内乱过后,左思思消失的那段时日里,他常常指使申虞去教训教训清奕。

他知道,申虞是左思思的人,所以能力不会差,可不知为何,清奕每次都能逃脱,甚至有几次还意外被清奕发现,是他在背后指使。

……

欧阳祇收回思绪,这一年来,他也曾想过法子让清奕死心,结果不仅没有,对方还更来劲了!刚开始清奕是介意他的存在的,常常会躲在暗处跟踪他,可后来被清奕发现他始终孤身一人后,清奕便开始试着反击了——在他的必经之路上挖坑、变出只鸟在他头上排泄,还有在湖边横冲直撞,将他挤到水中的小狗……

而左思思这边,欧阳祇看得出,她一直想去找清奕相认,不过是没遇到合适的时机罢了……

他叹气,仿佛想将心中的愁绪一并吐出……难道,他真的该放下了吗?可他不甘心,明明是他先遇到的左思思,也是他先与左思思定亲的,他努力了那么久,最后只能独自退场吗?

但他也清楚地知道,能让左思思爱上他的可能性很小,几乎是没有的……若他执意这样下去,到头来或许会彻底被左思思隔绝在外……

一夜过去,欧阳祇僵坐在原地想了一整晚。

左思思起床时看见他还坐在那里,被吓了一跳。

“你没睡吗?”

欧阳祇闻声抬头,他眼中布满了红血丝,猩红与绿眸交织在一起,有些让人心惊。

他淡淡道:“嗯,你醒了?我在看这些书,可后来……好像走神了。”

左思思走到他身边坐下,“是有什么心事吗?”

欧阳祇怔愣着看了她许久,思考了一夜的问题就在嘴边,可最终他还是泄气地摇了摇头,“没有,还是在想叛神的事……而且考考被人下毒之事也还没有结果,我有些累……”

左思思拍了拍他的头,“没事的,咱们慢慢来,反倒是你,自从我回月神族以来,就没见你好生休息过,你要不先去睡一会儿?这样折磨自己,只会让你的思绪更乱。”

感受着头顶慢慢传来的温热气息,欧阳祇心跳漏了一拍,“我……我不睡,我陪你去花神族,走吧。”

嘴上如此说着,可他却并未有何动作,依旧坐在原地,静静感受着头上左思思轻柔的动作。

似是为了哄他入睡一般,左思思也没停下,像给小猫梳毛一样顺着他的头发。

“主上!花神主来了!”

门外,大壮的声音打断了屋中安静的氛围。

左思思收回手,“花神主怎么来了?”

她遗憾地看向昏昏欲睡的欧阳祇,“看样子你休息不了了,不过既然花神主到来,咱们估计一时半会儿也去不了花神族,等应付完花神主,你就去睡一觉,待你休息好了,咱们再继续调查。”

欧阳祇揉了揉双眼,伸了个懒腰道:“好,走吧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
姜芙

姜芙

鹿燃
正文完结,修文,番外中......古言《凡心动》求预收,文案最下————本文文案——————【原名《宦妻姜芙》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,所以改了】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,不受重视,处处仰人鼻息。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,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,这辈子栽的彻底。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,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。婚后,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,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
言情连载48万字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梦筱二
正文完结,番外更新中。【女主版文案】: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,卫莱被前男友甩了、豪门梦破碎后,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。那天,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,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,没想到前男友也在。她一个小角色,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。席间,前男友敬她酒:“恭喜,听说又有新恋情了。”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,新交的男友是谁。“哪个京圈大佬?”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,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。她随意说
言情连载38万字
大国崛起1980

大国崛起1980

大江流
【安利完结文《大国制造1980》】【每晚9点更新】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,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。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《锅炉》上,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,设计落后,水平低劣,质量堪忧,服务差劲,在业内成了著名“臭老鼠”!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:谁能解决问题,谁来当厂长!许如意:我能啊。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: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?从臭老鼠成为
言情连载36万字
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

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

东门饕宴
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,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,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,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。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唐楸并没......
言情连载213万字
天机之合

天机之合

西朝
【文案已到】【晚9点更】太史令沈逍,出身尊贵,清冷孤傲,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,执掌帝京神宫,上勘天机,下断迷案,被世人称为“一语千金”。万事顺遂的人生里,唯一的不幸,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“天定”的姻缘,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。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,和她那些鸡犬升天、趋炎附势的家人,就不觉暗自冷笑。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,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,姻缘是不是“天定”,还不是由
言情连载19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