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去留声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快读屋kuaiduwu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顾芷兰倚在美人榻,漫不经心地玩着手里的白娟。

“爹爹终于肯办姐姐的丧事了?”

明明是沉重的话题,两个人却是聊得云淡风轻,柳氏更是喜笑颜开,嗤笑了一声,“找了这么久也没找到,这下总算是死心了。”

顾芷兰对这个处处都压她一头的姐姐并没有多少感情,很快将心思绕到了另一件事上,有些不满道,“娘还让我嫁九皇子呢,如今他人都不在京城,你让我怎么嫁?”

几个月之前还是一派海晏河清,没想到一夕之间便风云突变。天子病重,太子监国,派九皇子北上剿匪,燕王惠王更是蠢蠢欲动,大肆笼络朝廷党羽,手下军队最近屡次出入京城,搞的人心惶惶,如今整个京城都笼罩在一片山雨欲来的阴霾之中。

顾老爷一边忙着找女儿,一边在政务上焦头烂额,每次下朝回府都是阴雨密布的一张脸,饶是柳氏最近为女儿谈亲事的心思也淡了些。

柳氏虽是个不出宅门的妇人,整天对着顾老爷的脸色,也隐约知晓外面怕是快要变天了,非常时刻,不由得盘算起第二手打算:“要娘说,也不是非九皇子不可,如今他人不在京,我瞧着赶紧找个别家也是合适的,别到时候国丧一来,便是想嫁也嫁不出去了。上次马球会上的那个齐小侯爷就不错,兰儿觉得如何?”

顾芷兰心里有些憋屈。她本来觉得捡顾环毓不要的亲事已经够丢脸的了,这段时间好不容易说服了自己接受,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,现在恐怕是捡漏的也嫁不成了。那九皇子虽然身份争议,但好歹是凤子龙孙,如圭如璋的绝顶人物,那齐小侯爷怎么能够与之相比?

她潜意识里不知不觉早就将慕容彦当作了她的未来夫君看待,其余的男人当然是一个也看不上眼了。

顾芷兰还在听着柳氏的喋喋不休,开始有些心烦意乱,忽得她眼前一亮,笑着站了起来,跑向了庭院,“雪!娘!下雪了!”

“兰儿慢着些!”柳氏忙止住话头,提起裙子起身追上,一脸无奈地嘱咐着,“都快要出嫁的大姑娘了,怎么还是跟个小孩子一样!”

片片雪花从天幕降落而下,窸窸窣窣落在地面,瞬间化为一汪积水。雪花越来越大,化为片片鹅毛,迎风飞舞,打在亭榭走廊里走动的丫鬟小厮的头上、肩上,打在跑出庭院嬉笑玩闹的顾芷兰的眼睫上、头发上,润物细无声般留下一丝丝沁冷的寒气。

冬天来了。

远在一方的梅山,也迎来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。

雪花纷纷扬扬,将梅山笼罩成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。聂氏从庭院的槐树底下挖出来了两坛酒,笑着道今夜吃烤羊。

庭院的参天槐树遮挡了大部分的雪花,只有断断续续的几缕飘了下来,落在跳跃的火焰上,瞬间泯灭无影。一家人围在庭院里吃着烤羊喝着酒。一点雪花不足为虑,反而平添了几分意境。

聂氏喝了几杯酒,笑着赞道陆双酿酒的手艺又长进了,又笑眯眯地看着坐在一旁为她斟酒的顾环毓。女郎纤弱沉默,低下头,小口小口吃着盘里切好的烤羊肉,模样斯斯文文地,与她们一家豪放的风格格格不入。

顾环毓的去而复返,对于陆家一家人来说都是惊涛骇浪。当陆双牵着她一起回来的时候,聂氏陆父两人简直是惊掉了下巴,两人互相之间对了一个眼色,装作什么也不知道,默契地选择了什么也没问,对顾环毓下山一事只字未提。

背地里却是对自家儿子暗竖大拇指,不亏是她的好大儿,还是他行!她就知道这些年没白养了他!

而顾环毓本人,表现的也依旧和往日一样温柔平静,好似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。

看到她此刻安之若素的模样,聂氏真心觉得心里有些感动,傻姑娘,她难道不知道自己回来意味着什么吗?

她将与之前荣华的生活全部告别,那些曾经的清闲与富贵,她当真舍得下吗?

聂氏越看心里越怜爱,温和了眉眼,凑到顾环毓身边,对她慈爱道,“这天儿挺冷的,环环,你也喝点热酒暖暖身子吧。”

顾环毓抬头看聂氏,对她微笑摇了摇头,轻声道自己不会喝酒。

作为几十年的老酒鬼,聂氏大为吃惊,“环环不会喝酒?这怎么行?”

聂氏不想放过这难得的机会,亲自给她倒上,怂恿道,“婶婶跟你说,这酒啊,可是个好东西,一杯下肚,就算是神仙日子也不换嘞。这桂花酒还是双儿几年前亲手酿的,你尝尝看。”

顾环毓听得恍恍惚惚,有些心动,眼睛不由自主地飘向一旁的陆双。

陆双正低头往烤架的羊肉上刷油,熟练地翻转着,羊肉渐渐冒烟,散发出逼人的香气,他用匕首割下烤好的腿肉递给陆父聂氏,又将另一块单独片成细细均匀的小块,放到了她的盘子里,将盘子推到她面前。

顾环毓轻轻移开目光,试探地端起碗,抿了抿嘴唇,小小啜了一口。

辣辣的,但余味悠长,隐约间还有一点桂花的香气。

没有想象中的难以下口。

她又小小抿了一口,好像还不错。

聂氏忍不住抚掌大笑,“好好,别看咱们环环平时斯斯文文的,没想到也有当小酒鬼的潜质。”

陆双一边炙烤羊肉,时不时往她那里瞥一眼,等她喝了小半碗的时候,他放下手中匕首,一伸手拿走了她的碗,“别喝了。”

顾环毓正喝在兴头上,见手中的碗就这样被人端走,抬眸不解地看了他一眼,一双眼睛清凌凌的。

聂氏今日高兴,喝了不少酒,此刻有些酒意上头,柳眉竖起,瞪着陆双颇为不赞成道,“你就让环环喝一点怎么了,难得咱们今天高兴,是不是环环?”

顾环毓对聂氏笑了笑,唇边浮起一个浅浅的梨涡,点了点头。

陆双看着她笑意盈盈的侧脸,心里叹了口气,只能又把碗放了回去。

酒过三巡,一家人有说有笑,聂氏和陆父双双喝了不少酒。聂氏时不时看一眼自家陆双,又看一眼身旁的顾环毓,看着眼前郎才女貌的一对璧人,心里喜的跟什么似的,难得有些红了眼眶。

亲人在侧,其乐融融,五谷丰收,岁有余粮。这样的年,她愿意一直过下去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
夫君的秘密

夫君的秘密

韫枝
(sc,he,日更。下本《明月痣》or《娇生豢养》).嫁入沈家一旬,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。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、稳重有礼的丈夫,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。闺阁之中,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,望向她时,处处......
言情连载18万字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危酒
多个世界已完结,可宰!日六,偶尔加更。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,晋升快穿部部长时,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——神豪养崽系统。于是,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。世界一:震后孤儿(完)原男主威胁小可怜,想让他身败名裂,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。世界二:娱乐圈假贵公子——在逃太子爷(完)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,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,石油大王叫他侄子,牧场场主叫他少爷?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
言情连载23万字
医汉

医汉

春溪笛晓
霍善从小没爹没娘,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,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。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,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——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。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《伤寒杂病论》。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《千金方》。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《本草纲目》。霍善:???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???数月后,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,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
言情连载71万字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梦筱二
正文完结,番外更新中。【女主版文案】: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,卫莱被前男友甩了、豪门梦破碎后,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。那天,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,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,没想到前男友也在。她一个小角色,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。席间,前男友敬她酒:“恭喜,听说又有新恋情了。”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,新交的男友是谁。“哪个京圈大佬?”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,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。她随意说
言情连载38万字
军营小食堂

军营小食堂

遇罗
预收《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》求收~——正文已完结,番外日更中——本文文案: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,成了一个女扮男装、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。作为女主的对照组,原身干啥啥不行,天天挨骂受饿,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,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。穿书后,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,但江婷选择躺平。什么建功立业,光宗耀祖,封官加爵,名垂青史,她都不感兴趣。伪装之下,她手不能提,肩不能扛,偷懒耍滑,叫苦连天,最后被无情
言情连载77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