聪明的Pisver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快读屋kuaiduwu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说到唱歌妖怪,当然就是鸟了。

所以为什么狐狸会有鸟朋友啊,你们不是吃与被吃的关系吗?卡莉这样问。

“人类,好残忍...我们妖怪也不会乱吃东西的!”狐狸都学会站上道德的高地了,这必不能行啊,卡莉便嘲笑:“嘴上说是这样,还不是成了带路党。”

“呃啊啊啊——还不是你说要烧光我美丽的皮毛嘛!”

“呵呵急了。”

“懂你意思,朋友的作用也包括这一项是吧。”卡莉光是用言语,感觉就能把狐狸打到只剩血皮,这场面真是太残暴了!

不过说到底,卡莉抓这个妖怪,也只是为了压榨而已,并不是有别的想法,比如妖怪肉烧烤什么的,所以狐狸勉勉强强还是带她去了,然后路上狐狸还试图挽尊,结果就被卡莉用这个对话干沉默了......

——

“啊?啊?这已经不是擅长唱歌的领域了吧?这已经上升到精神攻击的地步了吧!”

卡莉让小人站在树枝上,自己拉近视角,远远的看见了一个个扭曲的音符传过来,空气里漂浮着具象化的黑雾,上了大当了啊喂!

狐狸似乎也产生了不该有的羞耻心:“不是你非要来的嘛,我也没有办法啊,而且这不是挺不错的嘛!”

何等的睁眼说瞎话的能力,该不会这狐狸也是音乐白痴吧?

“居然被这个家伙耍了,真不愧是狐狸精呀...”卡莉阴沉沉地说,不过,来都来了,先抓起来再说,卡莉一个大跳,直接把员工又甩在身后,她还不忘把狐狸装备在手里,免得飞出去找不见了。

这是一片森林,最中心是一个小小的湖泊,冻结的树枝上,一只娇小的妖怪坐在上面,闭着眼睛,陶醉的吟唱着

卡莉静静看着这个妖怪的背影,然后直接甩手一个大轮转,把狐狸轮飞过去,一个暴击打中了树枝上的鸟,咚的一声,两只妖怪在光溜溜的冰面上滑出去很远。

卡莉还不忘骂道:“够了!之前没机会阻止你,你还越唱越来劲了!”

摔作一团的两只小妖怪的脑袋上不断冒出星星,卡莉慢慢走过去,一只手提一只,哎,为什么都是这样弱小的家伙呢,设计师是不是没活了,没活就骑自行车下班!

不过,卡莉环顾了一下这美丽的森林,晶莹剔透的树木层层叠叠,还有一些不冬眠的小妖怪在向外逃窜,还挺用心的这美术,就决定今天不吃小动物了,看看风景吧。

她一边截图,一边折返回去与员工汇合,然后一见到穿着打歌服的火树,卡莉就仿佛惊醒一样,说道:“哎不是,等会,我突然有个想法了,要不我们换个路数吧!”

啊?员工呆住了。

“我们这个组合真是不管是能力还是性格都一坨,感觉想火起来只能靠猎奇了!”

可以了,已经很猎奇了,白羽心累地吐槽,但是他还是没能说出来。

“啊!你,人类,你想干什么......”她提着的小鸟醒了。

“哦,你醒了,手术很成功,你已经是女孩子了。”卡莉选择了经典表情包来回复。

“诶?诶!!”

“呜呜...好可怕要被吃掉了...”

看来妖怪听不懂这种梗啊。

卡莉就吐槽:“神金,只听说过妖怪吃人,哪有人去吃妖怪的,那是什么异食癖!”

小鸟微弱的挣扎:“你看起来就像会吃人。”

“啊?你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吗?”就跟触发了关键词一样,卡莉立马变成了胖虎语气。

“呜呜,不,不要吃我...”

感觉鸟很容易被吓死,卡莉连忙说:“别害怕,我们都不是好人,我就是想把你装进这个东西里面。”

她利索的拿出钢琴烧烤机,给小鸟介绍着,没想到这鸟先是看了一眼上面残留的辣椒面儿,然后壮起胆子说:“哼哼,你,你是想邀请我同行对吧,一定是吧,那,先通过我的考验......”

“等会,你没听见我说什么吗?是耳背吗,明明是妖怪...”

难怪唱歌那么幽默捏,真是笑嘻了,卡莉直接用行动回答了这鸟的考验,她把鸟固定在钢琴烧烤机的把手上面,卡莉的小人坐在上面,伸手就能打到。

她就对着这只傻鸟说:“难道你以为人类都是少年漫主角吗,来邀请伙伴就要经受考验,然后制作组顺理成章的水个三集左右......”

大人又在说大家听不懂的话了,员工默默跟在开始移动的机器后面。

“你也是时候尝尝世间的险恶了,你一个鸟出门在外,除了那种卸载大脑又中二作业又少的家伙,还有我这种正义的大人哦......”她一边开始启动烧烤架,一边不停对着这个小妖怪输出着糟糕的言论。

还顺手把狐狸绑在了另一边的把手,令人忍不住想说这什么左右护法啊(战术后仰)。

“说起来,王大人,还没有成年来着,对吧?”火树悄悄对白羽说。

卡莉在本子上默默记下了火树大胆的言论,啊哈哈,游戏角色的事情和我卡莉有什么关系!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春生夏合
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,戾气深重,又有克妻之名,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,人人避之不及。之后遭人陷害,流放北疆,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,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。两人相互扶持,情愫暗生。等他杀回国都,登临帝位,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,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,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。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。新帝抱着尸体,一夜白发。重活一次,他决定好好爱他,弥补遗憾。
言情连载99万字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喜水木
文案: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,取了个女生的名字,留着长发,就连那张脸,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。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,花期越长,死气就越重。终于,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,让他......
言情连载28万字
夫君的秘密

夫君的秘密

韫枝
(sc,he,日更。下本《明月痣》or《娇生豢养》).嫁入沈家一旬,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。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、稳重有礼的丈夫,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。闺阁之中,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,望向她时,处处......
言情连载18万字
初为人夫

初为人夫

上官赏花
【下本预定《极限接触》|微博@上官赏花】【18点日更|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】好消息,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。坏消息,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。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,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,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——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,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。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,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……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,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,又闭嘴了。本以为开学
言情连载36万字
医汉

医汉

春溪笛晓
霍善从小没爹没娘,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,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。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,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——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。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《伤寒杂病论》。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《千金方》。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《本草纲目》。霍善:???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???数月后,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,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
言情连载71万字
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

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

丹青落
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,肥章掉落,谢谢大家的支持~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,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。他一回家,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,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,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......
言情全本23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