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折枕头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快读屋kuaiduwu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“小九啊,你这脚是怎么回事?昨天见你不是还好好的吗?”

藩国进贡,举朝欢庆。

圣人得了个南海鲛人泪珍珠珠串,近百颗大小相同的珍珠被串成三条并链,衔接处还镶嵌了翡翠玉石做坠,熠熠生辉,光彩夺目,贡品刚呈上去,就被圣人金口给定了下来。

“这串鲛珠品质上乘,给小九留着吧。”

正好今天闲来无事,圣人便带着珠串和其他的一些珍品,到蓬莱阁找裴锦去了。

没想到刚进门,就听到下人禀告,说是九公主昨晚不慎扭到了脚,正在里间歇息呢。

“还说呢,父皇都怪你…”说话都说的不清楚,问了魏公公也没问出来个所以然来,平白无故还害得我丢了初吻!

哼,越想越气,干坐在椅子上,被御医勒令哪也去不了,更不能再随意翻墙的裴锦干脆转头气哼哼了一句,把圣人看得是一蒙一蒙的。

“朕又怎么了,好不容易得了新鲜玩意儿,估摸着你会喜欢,一下朝就带着人给你送来了,连其他地方都没去呢。”

富贵的赏赐,多宝的贡品,自然多得是盯着的人。

三千后宫都看着呢,就等着哪天圣人想起她们来,将滔天的恩赐迎进自己宫里。

圣人可没说假话,除了先留了几份给太后的慈宁宫和皇后的坤宁宫,其余的都在裴锦的蓬莱阁了,等待她一一挑选了。

气来的快,去得也快。

裴锦知道都是自己昨夜不小心,胡思乱想的时候才把脚给扭到的,很快便把话茬翻了过去。

“哼,看上去好像还挺不错的样子…那我就还是先不生父皇的气了。”

已经习惯了自家女儿说话气派的圣人也没生气,只是乐呵呵地招呼宫人把贡品都往里搬,要是哪件当场被九公主看入眼了,转头直接就送进蓬莱客的库房里去。

裴锦乃是皇后所出,与太子裴简一母同胞。

裴锦随意地看着珍品在眼前晃来晃去,心思却不知道飘哪儿去了。

她拿起一个玉貔貅镂空挂佩,眼珠子一转:“对了,父皇,我听说…下一届春、春闱是不是也快准备了啊?也不知道这次会有多少文人墨客能考出好成绩,光宗耀祖,替父皇您分分担子呢。”

算了,还是先不提请求赐婚的事情好了,徐时宽还在专心备考,万一要是真把他吓着了,我可没办法替身参加春闱试!

“你这丫头,今年的才刚结束,这么快又想到下一届去了?”

圣人好笑地斥着她,抬手便刮了刮裴锦秀气的鼻子,害得她随即连打了好几个小喷嚏,“啊嚏啊嚏——”要不是徐时宽参加的是下一届春闱,她才不记日子呢!

“不过你说的也没错,政通人和,百废具兴,区区三年光景,却能改变很多事情。”

圣人说着,捋了捋胡须,龙眸旋即一转,看着一旁莫名有些呆楞的裴锦,笑道:“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?难不成你也想去体验一下科考试的辛苦不成?”

“小九哪有!”。

裴锦回神,心想糟糕,见圣人直勾勾地看着她,像是突然又想到什么,小脸一红,“只是突然想到我朝第一个三元及第正是出在徐家,不由得开始有些期待罢了。”

圣人闻后轻挑眉头,一个想法骤然涌现,他不动声色地将手上的茶盏端起,轻轻抿了口,说道:“时宴这小子朕也算是看着他长大成人,成婚生子,有他在朝廷上帮朕,属实是替朕省了不少事。”

裴锦也跟着点头,葱白的指尖不停地摩挲着貔貅佩,要不是腿脚不方便,想必她都能快步走到圣人旁边,像个贴心小棉袄一样捶捶肩捶捶腿什么了。

“就是啊,徐家家风纯正,又是书香门第,想必从他家出来的人,都是能够顶天立地,替父皇排忧解难…”

“下一届殿试,想必徐家也定能榜上有名。”

聪慧如圣人,只细细一品,就觉得面前的少女话中自有她特殊含义。

圣人面不改色,镇定自如,只是藏在茶盏后面的眼睛倏然一凛,嘴角勾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。

但很快又压了下去,口风一转便又将话题转移到耀眼夺目的贡品上,竟没有半点想要沿着裴锦的话说下去的意思。

最后一场春雨袭过的汴梁骤然变冷了几分,歪打正着地化了前些日子的暑气。

“你们仨…这是怎么了,一大早的全在走神?”

沉香阁里,兰时和徐长赢坐在桌前吃朝食,敏锐地觉察到今天早上的三小只有些安静的过分。

她抬起头看了一圈,只见那三个身影愣是动都没动,像是没听见一样。

坐在身边的男人见状,将两只手指扣在桌上轻轻敲了两下,“笃笃——”

听着响儿的白术总算是回过神来,她赶紧侧身撞了撞还沉浸在惊讶的卫二和青果,连声应道:“怎、怎么了小姐,是想要吃什么吗?我帮你夹。”

“不用了,你们快去吃吧,要是困了等会儿就回去休息,昨晚的雷的确有些吓人。”

说到这儿,兰时像是又回忆起了昨晚在房中的一切。

虽然雷声吓人,不过她竟然睡得不算差,反倒还有点香,都多亏了夫君。

见小人儿突然转过头来朝自己笑了笑,徐长赢也很愉悦地眯起眼睛,顺带夹了个小笼包到兰时碗里,“夫人快吃,不然都冷了。”

“嗯!”

小夫妻你一口我一口地互相夹着,全然不知是何事对身后的三人造成了如此巨大的冲击。

时间再回到早一点的时候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坠落

坠落

甜醋鱼
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,周挽内向默然,陆西骁张扬难驯。两人天差地别,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。谁都没有想到,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。接着,流言又换了一种——陆西骁这样的人,女友一个接一个换,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,不过一时新鲜,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。后来果然,周挽转学离开,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。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。直到那晚酒醉,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,被挂断又重拨,直到周挽终于接起。她没
言情全本62万字
天机之合

天机之合

西朝
【文案已到】【晚9点更】太史令沈逍,出身尊贵,清冷孤傲,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,执掌帝京神宫,上勘天机,下断迷案,被世人称为“一语千金”。万事顺遂的人生里,唯一的不幸,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“天定”的姻缘,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。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,和她那些鸡犬升天、趋炎附势的家人,就不觉暗自冷笑。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,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,姻缘是不是“天定”,还不是由
言情连载19万字
似婚

似婚

今雾
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,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,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。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:真这么喜欢?林予墨不以为意回:还可以吧,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。没想到,她看上人......
言情连载6万字
闪婚后把老公忘了

闪婚后把老公忘了

惜晞
(本文这周三入v,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,谢谢~)那天,黎枫夜班,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,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,高强度的工作,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。临下班前,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......
言情连载9万字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梦筱二
正文完结,番外更新中。【女主版文案】: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,卫莱被前男友甩了、豪门梦破碎后,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。那天,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,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,没想到前男友也在。她一个小角色,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。席间,前男友敬她酒:“恭喜,听说又有新恋情了。”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,新交的男友是谁。“哪个京圈大佬?”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,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。她随意说
言情连载38万字
薄雾[无限]

薄雾[无限]

微风几许
【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@风太大我听不懂】【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,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】超忆症,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,大到世界转折,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。他们过目不忘、求知若渴,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。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。另外,传说他是个Gay,长得还很漂亮。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,就炸开了锅。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,深度恐同。不仅凭着超强
言情连载42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