詹姆斯学得很快,还没有几个小时,他就已经学会了这个咒语。甚至当天傍晚,他就把这个咒语用到了斯内普身上——

“他居然来让我离莉莉远一点?!”詹姆斯和几个朋友解释到:“他有什么资格说这个话?”

西里斯轻轻哼了一声

,不屑一顾:“鼻涕精太把自己当回事了。”

莱姆斯没有说话。

但是普拉瑞斯却有了一个略有些不同的想法:“你们说——他是不是和詹姆一样.....”

“我和他绝无任何共同点。”詹姆斯完全不认为斯内普和他能有什么共同点。

莱姆斯似乎明白了普拉瑞斯的想法,他问道:“是我想的那样吗?”

普拉瑞斯直到莱姆斯已经明白了他的言下之意:“差不多。”

“别打哑谜了,什么啊?”西里斯和詹姆斯异口同声地问到。

普拉瑞斯看着这两人纯真的眼神,只得很直白地告诉了他们。

西里斯坐到了普拉瑞斯旁边,随后他就像是看笑话一样,说到:“斯内普喜欢伊万斯?”

普拉瑞斯点了点头:“我觉得.....应该是这样。”

西里斯似乎不能理解,或者说他一直就没察觉到这件事:“得了吧,你看看他平时的行为。我觉得他甚至比纳西莎还过分,至少纳西莎的歧视还停留在语言上。”

但是普拉瑞斯却持不同意见:“但恰恰就是因为歧视血统和真心喜欢并存,他们俩才会那么别扭的。值得一提,我觉得詹姆斯的出现一定程度上转移了他们的内部矛盾。”

詹姆斯似乎才意识到“斯内普或许喜欢莉莉”这个事实,他愈发讨厌斯内普了:“一个人怎么能做到觉得别人血液是肮脏的,同时又想她建立亲近的关系呢?”

只是这个问题恐怕连西弗勒斯·斯内普自己都答不上来。

最后还是普拉瑞斯打破了这样严肃的气氛,他转移了话题:“不说这个了,我们阿尼玛格斯的东西也收集得差不多了,什么时候开始?”

“我觉得从下周一开始怎么样?”詹姆斯跃跃欲试,他很周到地想到:“先要含一个月曼德拉草的叶子,坦白说只有学期刚开始这会适合,否则我去打魁地奇的话,很难能随时含住。”

西里斯点头支持:“可以。”

莱姆斯似乎想说点什么,但最后也只说出了一句:“你们有什么不舒服的,一定要及时停下来。”

普拉瑞斯拍了拍莱姆斯的肩膀,安慰到:“放心吧。”

“就是。”詹姆斯握紧了拳头,做了个加油的手势:“我们可是掠夺者。”

但事情往往并没有那么简单,开始含曼德拉草的第一天,詹姆斯就在吃早餐的时候顺便把叶子吞下去了。

第三天的时候,詹姆斯在和斯内普吵架的时候,把叶子喷了出去。

第五天的时候,普拉瑞斯打了个喷嚏,曼德拉草被吐了出去。

第十一天的时候,西里斯在喝水的时候,被普拉瑞斯的“痒痒咒”误伤,不小心把叶子给咽了下去。

就这样,掠夺者们在阿尼玛格斯的第一步上,耗费了比步骤所需要的一个月更长的时间。

原本收集到的曼德拉草叶子也完全不够用了,掠夺者们不得不去给斯普劳特教授献殷勤,比如在草药课上积极回答问题——

不过算是他们运气好,这学期刚好教授到养护成熟期的曼德拉草。

草药学的斯普劳特教授是赫奇帕奇的院长,是一个十分和善的女巫。

草药课上,斯普劳特教授站在温室中间的一张凳子后面,凳子上放着二十来副颜色不一的耳套,她说:“上个学年,我们学习了为曼德拉草的幼苗换盆,这学期我们要开始学习如何与接近成熟状态的曼德拉草打交道了!首先在实际操作之前,我们来回顾一下关于曼德拉草的知识,有谁愿意——”

普拉瑞斯迅速举起手,回答到:“曼德拉草,又叫曼德拉草根,是一种强效恢复剂。用于把被变形的人或中了魔咒的人回复到原来状态。”

斯普劳特教授很满意这个回答,她点了点头:“格兰芬多加十分,我们现在要养护的是接近成熟状态的曼德拉草,这是非常危险的,有哪位同学记得?”

平时回答问题不怎么积极的西里斯也开了口:“听到曼德拉草的哭声会使人丧命。”

“非常好,格兰芬多加十分,看来你们假期也复习了草药学,我非常欣慰。”斯普劳特教授非常开心:“好了,上学期曼德拉草的幼苗的哭声已经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所以今天的实操开始之前,每一个同学都该带好耳罩以防万一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快读屋【kuaiduwu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[HP]星星会告诉你答案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

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

伏吱
【日更,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,比较随机,但是日更,有事会请假!】苏宜年穿书了。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,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。豪门老公,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。参加综艺,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。五岁继子身份不明,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。并且根据书中情节,娃综过后,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,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,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。刚从无限游戏中厮
言情连载38万字
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

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

白沙塘
「正文第一人称预警,谢谢!」「文案展示的是第三人称视角中众人对主角的认识,与第一人称主角对自己的认识不同,文章双视角交织。」☆推推基友橘铃的二言BG《幸福婚姻模拟器》☆何学死了,又活在了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。他的手机载进了同步漫画论坛,预示到自己的结局——「他今天会被炸死,并且尸体被夏洛克拖出来做实验。」何学:……于是——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贝克街221B公寓里面,住进了一名普通又内向的来英求学的留学
言情连载122万字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春生夏合
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,戾气深重,又有克妻之名,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,人人避之不及。之后遭人陷害,流放北疆,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,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。两人相互扶持,情愫暗生。等他杀回国都,登临帝位,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,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,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。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。新帝抱着尸体,一夜白发。重活一次,他决定好好爱他,弥补遗憾。
言情连载99万字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
早春晴朗

早春晴朗

姑娘别哭
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:平凡、乖巧、听话、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,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,后来,她像太阳一样发光,灼人、明亮,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,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,张口成云烟:“尚之桃,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?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。”
言情连载68万字
医汉

医汉

春溪笛晓
霍善从小没爹没娘,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,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。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,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——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。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《伤寒杂病论》。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《千金方》。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《本草纲目》。霍善:???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???数月后,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,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
言情连载71万字